有机蔬菜真相之一:真伪揭密


有机蔬菜真相之一:真伪揭密

  初夏的鲁西平原,已是烈日当空。在午后高温的炙烤下,农户李桂生和几名工人还在田间埋头忙活。

  在山东省肥城市边院镇,李桂生承包了40多亩地种植有机毛豆和有机茄子,其中大部分已被山东泰安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下称“亚细亚公司”)预定收购,还有10亩不到的有机茄子则属于“跑市场的”,即,在茄子成熟后自己寻找销路。

  李桂生告诉本刊记者,亚细亚公司会对农药的使用进行严格控制,而对于他用什么化肥则不管。据李桂生介绍,在他们村里,他的承包地面积大小属于中等,其他人种的基本上都是“跑市场的”,而对于“跑市场的”有机蔬菜,别说是化肥的使用,就连农药的使用也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状态。此外,在李桂生的承包地附近,记者看到散落着不少工厂,一公里多外,一家食盐加工厂高高的烟囱正向外喷出浓烟。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上海交通大学现代农业与生物工程训练中心主任黄丹枫教授对此表示,有机蔬菜种植化学农药是绝对不能使用的,低浓度的也不行,应只可用生物农药和有机肥料。

  公开资料显示,有机肥料是天然有机质经微生物分解或发酵而成的一类肥料。中国又称“农家肥”。常用的自然肥料品种有绿肥、人粪尿、厩肥、堆肥、沤肥、沼气肥和废弃物肥料等。

  黄丹枫告诉记者,国际上对有机农业的规定除了不用转基因的种子,不使用农药化肥等之外,“还有一个生态学的管理的问题,亦即,用生态学管理的理念进行整个生产过程的管理。比如,对水质、土壤和空气质量有一个规定,符合这个标准才可以生产。在这种前提下生产出来的东西,不对终端产品进行检测,只对生产过程进行控制。”

  6月初,本刊记者以上海某超市联系有机蔬菜供货渠道的采购人员名义,暗访了上海和肥城的多家有机蔬菜种植基地、承包户及农民,却发现食品安全危机下备受追捧的有机蔬菜现状着实堪忧:违规使用农药、化肥并不乏见;一些种植有机作物的农田周边环境恶劣;而官方口中狂飙突进的有机蔬菜种植面积,事实上水分不少;真正的有机蔬菜种植产能偏低、成本居高,其中相当部分又被用作加工出口,国内市场上出现的大量有机蔬菜其真伪还需打上个大大的问号。

  问题一:违规使用农药化肥

  虫害是有机蔬菜种植过程中最头痛的问题。一旦发生大面积的虫害,种植者们难道真的不使用农药杀虫吗?在边院镇某农资超市,自称是肥城市供销社领导的江兴武对本刊记者表示,所谓的不使用农药化肥都是骗人的。“我今年50多岁了,做供销做了几十年,卖农药也卖了十几年,还没见过不用的。”他同时建议记者不要到田里去看了,“去了也看不出啥名堂,他们不会让你看真正的东西的。”

  在镇上另外一家农资超市,老板告诉记者,当地有很多种有机蔬菜的都在他这儿买农药,“不过是低浓度的。”他还拿出一瓶据说最常用的名叫“先正达”牌的杀虫剂,在这个标称净含量50毫升的蓝色小瓶子上,记者看到瓶身上写的是“中等毒”。

  边院镇有机蔬菜种植户李桂生则对记者表示,他的有机毛豆已经种了一个月了,估计再过一个星期就得打药,到时亚细亚公司会发一种名为“吡虫啉”的药。记者查到的公开资料显示,“吡虫啉”是烟碱类超高效杀虫剂,具有广谱、高效、低毒、低残留,害虫不易产生抗性,对人、畜、植物和天敌安全等特点;产品速效性好,药后1天即有较高的防效,残留期长达25天左右。

  “所有的东西都是种了一半不到一点的时间打药,低浓度的药1个月就失效了,化验不出来了;高浓度的不行,要3个月才会失效。”李桂生称。

  不过,亚细亚公司也控制农户自己使用农药。“上次,毛豆地里长了不少杂草,我在打除草剂,突然被正在附近巡视的亚细亚公司驻地员发现了,他跑过来说:‘我老远就看到你在使用除草剂了,赶快停下来’。其实,除草剂的残留期很短,而且都是低浓度的,等到收割的时候肯定化验不出来。”

  当记者问及为何不使用人工除草时,李桂生说,雇人是要花钱的,使用除草剂效率高而且还可以减少人工,但他们(亚细亚公司)不让用,“其实没事的”。

  李桂生同时告诉记者,亚细亚公司只在收购有机蔬菜前一周才检测农药的残留。“只要控制了药都是有机蔬菜。就像种水萝卜,从种到收得3个月,那时它到哪儿去找药残去?”

  至于化肥的使用,李桂生可以自行做主。应本刊记者的要求,他当场展示了自己所用的“撒可富”肥料,袋上显示,这是一种中国一阿拉伯化肥有限公司生产的高浓度复合肥料。记者查阅安徽农网上的资料显示,“撒可富”高效复合肥在合理指导应用的情况下,能够促进小麦生长富裕,增强抗逆性,增产增收,较习惯施肥亩均增产43.1公斤,亩增益50.1元。相比之下,李桂生表示,“有机肥的质量不行,它会降低产量。”

  而自称是肥城市供销社领导的江兴武之前也提醒记者,如果要从这里的个体承包户收购所谓的有机蔬菜的话,一定要自己带好农药检测仪器,“否则很容易上当”。

  不过,上海交大农学院教授黄丹枫对记者表示,“检测最后都是要被取消的,有机食品不可能是通过检测来实现的。经过过程控制出来的东西就是好的呀,你要检测做啥呢?而且,现在进行农药检测也只是检测几种剧毒农药而已,根本无法做到把市场上所有的农药都用试纸检测到。”

  问题二:周边环境令人担忧

  就在李桂生的承包地附近,记者发现,随处散落着不少工厂,有水泥预制厂,有农具生产厂,有蚕茧加工厂――尽管其中有些已经停产。西面大约1.5公里处也有一家工厂,高高的烟囱正在往外喷出滚滚浓烟。据李桂生称,该公司是家食盐加工厂,该厂老板比较有势力,地方上根本管不了它。

  而与李桂生的承包地相距不远,张晓宏承包了170亩农田种植有机蔬菜,并与泰安绿龙有机食品有限公司(下称“绿龙公司”)签订收购订单。他是去年开始承包这些农田的,跟农户签了5年合同,一年间就赚了二三十万元。

  记者看到,一些种植小麦的地块就紧挨着张晓宏的这片农田,如果小麦打农药会不会一阵风吹将过来,或者就近渗到种有机蔬菜的地里?均不得而知。由此往东仅一条马路之隔,还有一座已经废弃多时的混合碱化工厂和一个刚停产一个月的汽车水泵厂。马路上,垃圾成堆,碎石遍地。

  黄丹枫告诉记者,有机的和非有机的种植地靠在一起,目前国家并没有规定它们之间间隔要有多少距离。“一阵风把农药吹过去也是有可能的。要看生产方式,所以有机农业是要认证的。”

  相形之下,本刊记者此前走访的上海几处有机蔬菜种植基地,无论是在农药化肥的禁用还是周边环境上都要好很多。不过,亦有例外。

  在上海嘉定区某蔬果园,尽管周遭饶河、树木成林,但沿着蔬果园旁边的河流走时,记者发现,河边有家有色金属材料厂,该厂的几根排污管正对着河流。此外,附近尚有其他多家工厂。而带污染物的河水会否通过土壤渗至蔬果园,造成有机蔬果种植的土壤的污染,着实令人担忧。

  问题三:有机肥料难有机

  在上海松江区叶榭镇种植无公害蔬菜的陈先生告诉本刊记者,按照有机蔬菜的标准及要求,如,不施用人工合成的化学无机肥料、不打农药、浇灌用水矿物质含量丰富、无化学污染等,国内尚无一家真正的有机蔬菜生产厂商,或者说,还没有一种真正的有机蔬菜。

  事实上,要达到以上几项起码的要求并非易事。即使按要求施用有机肥料,但是一般有机肥料中的主要成份,来自于普通家禽家畜粪便的再加工。陈先生说:“你想想看,现在普通家禽家畜吃的是什么?还不是离不开含有多种添加剂的人工合成饲料?”而用粮食与虫草喂养的家禽家畜数量少之又少。

  生物有机农药也并非完全符合要求。叶榭镇一家农资店老板告诉记者,有机蔬菜种植过程中,为了杀虫治病需要喷洒有机农药,而不是化学合成农药。一般而言,有机农药是从中草药中提炼有用成份再经过合成后无害的、不残留毒害的药物。比如从狼毒草中提炼合成的一种有机农药,在有机蔬菜的病虫害防治过程中使用比较普遍。

  据悉,狼毒草主要分布于广西、广东、海南、、、湖南、江西、浙江、福建、台湾、陕西、甘肃以及印度及东南亚各国。一般生长在海拔1000米以下山坡上的灌木丛中,全株有毒,采集难度大。陈先生说,可想而知,从狼毒草中提炼合成的有机农药,其中有用成份狼毒素的含量微乎其微,其他成份在喷洒到蔬菜后是否无残留、无毒害,则无从检测。

  而且,虽然现在一般有机蔬菜种植园的浇灌用水是自来水,相对而言化学污染小,但是与雨水、无污染的河流水相比,其矿物质与微量元素的含量均很低,这样,或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到有机蔬菜的营养成份。

  此外,陈先生与农资店老板表示,有机蔬菜的包装也难保证其他有毒害物质的渗入,特别是塑料薄膜中的化学添加剂与颜料等。

  问题四:有机种植面积从30亩吹到6000亩

  在有“中国有机蔬菜第一县”之称的山东肥城,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全市有机蔬菜面积已达到17.8万亩,是全国发展有机蔬菜最早、面积规模最大、编制规划最先、加工出口最多的县市。

  不过,当记者按照当地人的指引来到肥城市桃园镇东伏庄村时,许多村民竟纷纷表示没有听说过当地有种有机蔬菜的,令记者颇费思量。

  在东伏庄,做土豆收购生意的吕明告诉记者,他们听说王庄镇有一个有机蔬菜示范基地,那是政府的“形象工程”,但没去过,真假就不知道了。当记者来到王庄镇问路时,当地人耳闻肥城是“中国有机蔬菜第一县”,甚至哈哈大笑,说都是炒出来的。

  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来到了王庄镇唯一一块有机蔬菜种植基地――位于尚西村的乡乐园有机蔬菜实验示范基地。这里主要种植韭菜、土豆、芦笋、红心白菜等作物,大门口的介绍牌子上写道:“基地在管理上全部施用农家肥、饼肥、微生物肥、天然硅钙镁钾等特殊配肥,杜绝施用任何农药,运用‘一网三诱,以虫杀虫,人工捉虫’绿色防控技术,在安装防虫网防虫的同时,利用害虫的趋光性安装杀虫灯杀虫,利用害虫的趋黄性安装黄板杀虫,利用害虫的性诱安装诱扑剂,并利用天敌治虫。通过采取综合措施,保证了有机蔬菜的高品质和高效益。”

  记者发现,乡乐园基地周边环境清净,远离工厂,远离城市,不远处四面环山,周围种植了大量的杨树。据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所用的灌溉水是从地下260米深的地方打的地下水。

  在参观乡乐园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种植韭菜的大棚上面附有防虫网,这样成虫就飞不进来,韭菜地里插满了黄板和蓝板,板上面密密麻麻地粘上了许多黑虫子,还有些地块的土很松,像是刚被翻新过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个虫子可以产好几百个卵,繁殖能力很强,所以得挖。他指着疏松的一条条韭菜地说:“这些都是人工挖出来的。”

  不过,乡乐园有机蔬菜的种植面积只有区区30亩,另有80多亩地种的是绿色和无公害蔬菜。而记者在山东农业信息网查到的今年1月17日发布的注明来自“肥城市农业局”的资料却说:“乡乐园的成功也带动了王庄镇有机蔬菜的蓬勃发展,该镇今年一年就调整有机蔬菜面积3000亩,使全镇的有机菜面积由原来的800亩扩展到了现在的6000亩……”

  此外,在有机蔬菜基地面积达1400亩、有“中国有机蔬菜第一村”之称的边院镇济河堂村,本刊记者发现种植毛豆和菜花的大片农田里只有一小块地有黄板和蓝板。面对疑惑,正在田里拉羊草的李大爷说,这些都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才竖起来的。

  问题五:国内有机真假难辨

  肥城市官方宣传的有机蔬菜种植面积或水分不少。而由于真正的有机蔬菜种植产能偏低、成本居高,其中相当部分又被用作加工出口,就全国来说,市场上有机蔬菜的数量也应当十分有限。

  这也就是说,国内市场上出现的数量并不算少的有机蔬菜,其是否真正的有机蔬菜,还需打上个大大的问号。

  黄丹枫告诉本刊记者,中国有机农业的种植面积发展比较快。在她印象中,2005年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统计的种植面积前10名的还没有中国,但到2006年,中国的有机种植面积加上处于转换期中的种植面积已经排到全球第五了。“每年有机农业运动联盟都会发布统计数据,尽管我们的种植面积比较大,但由于我国的耕地面积很大,因此有机种植面积占我们耕地的总面积却还不到0.1%。”

  按照规定,有机蔬菜种植农田是要通过认证才能贴上有机的标签并称之为有机的,即使是在转换期内也是要有认证的,但边院镇的张晓宏承认他所承包的170亩地并没有经过任何认证――尽管收购方泰安绿龙有机食品有限公司对他的管理很严格。“没人给我认证,政府也管不着这块,我这块地原来是种小麦的,反正现在就算是有机了。”他告诉记者。

  种植有70亩有机蔬菜的上海某公司总经理戚志勤对本刊记者直言,“按照严格的有机食品标准与规范,中国99.8%的有机食品生产厂商根本达不到要求。”

  戚志勤自称,他从2000年即加入上海第一家有机食品公司,后出来自己创业。谈及中国的有机食品生产及认证规范,戚志勤说,他自己与同事就是当时规范制定的参与者。

  就在肥城为数并不多的有机蔬菜种植田里,记者还了解到当地大部分的有机蔬菜都是经过加工后出口的。在边院镇济河堂村,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出口的主要原因是国人不习惯吃加工的蔬菜,而新鲜蔬菜又很难保存。据悉,亚细亚公司2000年之前主要是出口到日本,但现在主要出口到一些东南亚国家,“因为日本的有机标准比较严”。

  在从桃园镇东伏庄前往王庄镇的路上,记者发现有一个写有“有机蔬菜供销合作社”的地方,据王庄当地人称,它主要收购农民种植的白菜和土豆等无公害蔬菜,而非有机蔬菜,也没有自己的基地。至于为什么要挂牌“有机蔬菜供销合作社”,当地人称,“写都这么写”。

  而在盛产土豆的东伏庄,做土豆收购生意的吕明还告诉记者,山东寿光那边还有人从他们这里收购土豆,然后再加上有机蔬菜的包装和打上有机标志。为了让记者相信他的话,吕明当场开车带记者去了一家包装批发行。老板娘对记者表示,什么包装箱都可以做,有机的也可以,但要自行提供设计版面,只要交定金,10天之内就可以交货。

  有机食品与其他食品的区别

  除有机食品外,目前中国有关部门在推行的其他标志食品还有无公害食品和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是按照无公害食品生产和技术标准和要求生产的、符合通用卫生标准并经有关部门认定的安全食品。严格来讲,无公害食品应当是普通食品都应当达到的一种基本要求。

  绿色食品是中国农业部门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发展的一种食品,分为A级绿色食品和AA级绿色食品。其中,A级绿色食品生产中允许限量使用化学合成生产资料,AA级绿色食品则较为严格地要求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农药、饲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和其他有害于环境和健康的物质。从本质上来讲,绿色食品是从普通食品向有机食品发展的一种过渡产品。

  有机食品与其他食品的区别体现在如下几方面:(1)有机食品在其生产加工过程中绝对禁止使用农药、化肥、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并且不允许使用基因工程技术;而其他食品则允许有限使用这些技术,且不禁止基因工程技术的使用。如绿色食品对基因工程和辐射技术的使用就未作规定。(2)生产转型方面,从生产其他食品到有机食品需要2―3年的转换期,而生产其他食品(包括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没有转换期的要求。(3)数量控制方面,有机食品的认证要求定地块、定产量,而其他食品没有如此严格的要求。

  因此,生产有机食品要比生产其他食品难得多,需要建立全新的生产体系和监控体系,采用相应的病虫害防治、地力保护、种子培育、产品加工和储存等替代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