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蔬菜投资难题


有机蔬菜投资难题

  国内食品安全接二连三地出现问题,似乎为有机食品、有机蔬菜带来了无穷的商机,但是有机食品投资者们的困惑又是什么呢?

  在食品安全日益被聚焦的背景下,号称生产过程完全不使用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等化学物质的“有机食品”成为了很多消费者心中“安全食品”的代名词。但有机蔬菜市场鱼龙混杂,真真假假,令有机蔬菜种植企业陷入两难之地。

  真假有机蔬菜

  有机蔬菜价格相对较高,但从外观来看,难以分辨真假。消费者对其的信任度直接影响有机蔬菜行业的发展。“我们最大的期望就是政府严打假有机,媒体进行监督,还真有机一个清白。”广州有机美贸易有限公司市场总监龚路宜表示,那些假有机蔬菜对有机种植企业的冲击实在是很大。

  去年下半年自称广州最大的“有机蔬菜”配送商――青怡有机农场和另一家名为“一衣口田”的公司因出售假冒有机产品被媒体爆光,两企业的蔬菜在广州多个大型超市被下架。因此令消费者对“有机蔬菜”是否物有所值产生怀疑。

  而那些真正在从事有机种植的企业则表示希望有关部门应加大力度查假打假,还真正的有机蔬菜一个光明的前途。有业内人士表示,假有机泛滥是工商等行政部门执行不力所致。“其实打假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难,在有机认证环节把控严格,看它的规模和产出量,工商部门在蔬菜市场稍微统计这个企业的销售量就可辨析是否存有造假。”该人士称,有些企业种植面积很小,但各个有机蔬菜销售量却大得离谱。

  “作为经济发达消费力较强的珠三角,有机的市场本应很大,为何销售量如此少,主要原因在于有机蔬菜的市场过于混乱。”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广东省蔬菜产业协会副会长陈日远教授在接受《小康·财智》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有机蔬菜种植市场存在三方面的不足。

  首先在认证环节,有关部门的监管明显不到位。青怡有机农庄可以在土地转换三年期的第一年就开始销售有机蔬菜,网络上存在的多家未经国家认可的有机认证机构公司,这些现象均显示了有关部门在认证环节力度不足这一事实。其次在生产环节上,企业虽拿了认证,却在利润的驱动下未能严格要求自己按照有机种植的程序生产蔬菜。最后在流通环节,很多企业拿着普通蔬菜加以精美的包装后就当作有机蔬菜高价销售。这些行为都严重影响有机蔬菜的信誉,让消费者蔬菜对于是否有机心怀疑虑。

  然而,监管说起来容易,实践起来却有些“投诉无门”。据了解,有机蔬菜有国际标准,在我国则由民间机构或国际认证机构的分支机构来认证,而中国也只是在2005年出台了《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对有机蔬菜的生产、销售以及认证机构进行监管。

  由于有机蔬菜和普通蔬菜就外表上看来并无差异,消费者根本无法通过肉眼来做识别。有些消费者误以为有机蔬菜外表上会略微小巧一些,对此陈日远很无奈,他举例说,企业将一些不健康的体积略小黄瓜挑拣出来经过精美包装后便贴上有机黄瓜的标签,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而消费者若想将蔬菜送去检验所检验,将近两千元的检测费又显得很不现实。

  “就目前监管情况看,种植有机蔬菜只能通过企业自律了。”陈日远表示,纵使明白完全依靠企业自律很难维持市场秩序,但就目前的政府监管情况看来,也只能姑且对于企业自律抱着一丝期望,“有效的企业自律加上品牌口碑维护,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大的盈利空间的。”

  高价有机蔬菜

  位于天河城负一楼的吉之岛,是广州人流量最大的超市之一。在专卖蔬菜的区域,记者看到一个约3.5m长的冷柜,标志着“绿色蔬菜区,有机蔬菜区”,而冷柜机内真正在销售“有机蔬菜”的区域只占三分之一不到的位置,其余的均为“无公害蔬菜”和“绿色蔬菜”。

  在蔬菜的销售价格上,普通蔬菜、绿色无公害蔬菜和有机蔬菜存在比较大的价差。以番茄为例,一斤普通番茄的售价是4.9元,绿色番茄是9.8元,而有机番茄则为22.8元,有机蔬菜的售价基本都为普通蔬菜售价的3-5倍,而绿色、无公害蔬菜的售价则为普通蔬菜的2-3倍。

  有不少消费者在冷柜机前停驻数分钟挑选,但却并未购买粘贴着“有机”标志的蔬菜,更多的消费者倾向于购买粘贴着“绿色食品”标志的“绿色、无公害蔬菜”。

  一名选购了有机小白菜的市民王小姐告诉记者,这盒蔬菜是专门买给刚满2岁的孩子吃的,“孩子正在发育要吃安全点的蔬菜,大人就无所谓了。”王小姐认为购买有机只是为了买个放心,如果让全家都吃有机蔬菜费用就太高了。

  对此,陈日远表示,广东虽然经济发达,但是广东人比较实在,在购买上会比较精打细算,加之如今市场上存在许多假有机蔬菜,在尚未确认是真正的有机蔬菜时,大部分的消费者会倾向于购买比较安全的绿色蔬菜。

  据刘晓介绍,目前市场上的蔬菜有4个等级,分为普通蔬菜、绿色蔬菜、无公害蔬菜和有机蔬菜。无公害蔬菜和有机蔬菜均为中国特有,有国家标准,也有相应的政府部门监管,这两类蔬菜在化肥和农药的使用上有严格限制。不过从安全性上来说,与完全不使用农药和化肥的有机蔬菜还是有一定距离。

  “有机蔬菜位于金字塔的顶端。”广州田鲜蔬菜公司负责市场采购的林先生告诉记者,有机蔬菜虽然名气好,也是未来蔬菜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其高价却吓跑了不少普通市民,“目前有机蔬菜的目标客户为高收入群体和经济条件比较好的白领阶层,普通市民很少会购买这些高端食品。”

  针对有机蔬菜的高价问题,很多市民在网络上表示,倘若有机蔬菜可以略微降价,自己就会考虑购买。然而企业方却均表示,降价可行度低。

  投资有机见效难

  虽然有机食品的概念也已经深入人心,然而,在经历一轮对有机农业的热情投资以后,不难发现,时间是考验企业发展有机农业决心的试剂,有些高喊有机农业“前途光明”口号的明星企业已经悄然退出了这个舞台;有些则因“有机门”事件而陷于信任危机当中;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在这条漫长的“有机路上”艰难地徘徊。

  “发展有机农业,真的是一个商业错误!”面对记者的采访,龚路宜忍不住对记者大吐苦水,“如果不是因为老板有着坚定的环保信念,我们根本无法坚持下去。”

  有机美是一家从事有机蔬菜种植长达7年的企业,7年的坎坷路程,龚路宜似乎连回忆都充满痛苦:“我们从事有机种植目前来说只有社会效益,商业效益为零!”据介绍,有机美在有机种植上的前期投入有一千万左右,然而从2005年涉入这个行业至今,企业已经亏损了一百多万人民币,哪怕在食品问题曝光率日益增多的今天,企业每个月都要亏损2-3万元。

  “有机种植这个行业有着‘投入大、见效慢’的特点,种植的成本很高,一般为普通蔬菜的2-3倍。”陈日远介绍,要从事有机种植需掌握一定的技术,首先必须对土地进行“转换”,使用微生物合剂增加那些受到化学农药污染的土地的生物多样性,使其恢复肥力,这个过程需要1-3年。其后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核同意后从事种植,种植时不能使用农药,最多使用一些生物性肥,如果蔬菜长虫了,就必须人工一条条的抓。同时有机蔬菜对环境的要求也很高,生长周期至少要比普通蔬菜多10天,而产量却仅为普通蔬菜的三分之二,如果不幸遇到阴雨天,基本上会颗粒无收。

  如此一算,前期栽培环境成本、人工除草、虫害损失、轮作种植等种种成本的叠加,一公斤有机菜心的出场价已高达6-8元,这价格已然相当于普通菜心的市场销售价。

  广东省农业协会办公室主任徐小明向《小康·财智》记者介绍,目前广东从事有机种植的企业有48家,产品有300多种,蔬菜品种也有几十种。但记者在吉之岛却发现,所出售的有机蔬菜只有1家是来自广东从化东升农场,其余产地则为北京、山东和甘肃。而东升农场虽然打着有机食品的招牌,其真正生产的大部分为“无公害蔬菜”,仅有少量为有机蔬菜。

  “我们现在有固定的熟客,大部分是酒店和集团客户,少部分为环保和素食主义者,很少散客,之前曾经尝试过做超市,但是那次经历令企业损失更为惨重。”龚路宜告诉记者,有机美生产的蔬菜曾经入驻家乐福超市的专柜,在流通环节上,超市方除了要赚取一定的利润外,企业还需额外缴纳各种各样的入场费、耗材费、设备费、人工费等给超市,这些费用加诸在菜价上面,不仅让消费者望而生畏企业也损失惨重,最终企业只能无奈地退出超市,放弃拓大销售面的计划。

  多位从事有机蔬菜销售的企业主表示,由于大型超市入场费过高,还要在超市安排专职销售人员,成本太高,因此,很多有机蔬菜企业的产品销售渠道依靠采用“会员制”种植直接面对市民,但却导致销渠道不灵活,销售面有些窄。

  企业种植难,成本高、销售面窄或许还只是企业在自身能力上存在的问题,可以通过资金技术等途径进行自我改良,令企业感到最为苦恼和无助的,还是市场上存在过多假冒“有机”的蔬菜。

  据行内人士透露,目前就广东蔬菜市场而言,每天流通的100斤蔬菜当中,有机蔬菜所占的比例仅为0.3%不到,然而市场上每天贴着有机蔬菜标签的蔬菜数量却远远高于这个数额。

  有机种植难成主流

  针对有机产品销路不广、企业效益不佳的状况,陈日远又提出了两点建议:树立品牌及改变运作模式。

  仔细观察有机蔬菜的市场情况不难发现,目前市面上对市民直销的蔬菜品牌很多,但没有一个龙头企业销售让消费者完全放心的有机蔬菜。市场无法拓展,企业就无法进行规模生产,因而企业的盈利空间并不大。“有机产品必须从卖产品转向卖品牌,树立品牌的农产品,在市场上的价格至少比同类无品牌的产品高20%-30%以上,而且还好卖。”陈日远指出。

  而就目前国内发展有机种植比较成功的略有名气几家企业中,记者发现其运作模式并非传统的“生产――销售”模式,而是采用了“让消费者亲身参与其中,共享田园乐趣”的模式,以北京的小毛驴有机农场为例,他们会招募市民承包小块的菜地,让市民自己决策耕种何种蔬菜,如何耕种,农场提供从种植所需的全部种子、有机肥料、水及必要农具和种植技术服务,作为市民,需要每周不定期到农场管理菜园、承担种植及收获全部任务。同时小毛驴农场会定期举行市民开放活动,允许市民到小毛驴农场里活动,参观农园,进行亲近大自然的娱乐活动,购买有机产品,听取绿色农业、绿色食品主题讲座,参加农业实践活动等。

  通过这种新模式,小毛驴农场不仅在北京地区树立了一定的口碑名气,也让消费者在购买有机蔬菜的时候买得更加放心,自然其销路就拓开了。

  设想是美好的,但是摆在有机种植面前的几大难题:产量不高、环境要求苛刻、复杂的技术支持已经成为企业发展有机的强大阻力。对于人口基数庞大的中国而言,解决吃饭问题才是当前的一大难题,国情如此,让不少对有机种植跃跃欲试的企业望而生畏,甚至直呼“在中国发展有机种植太不现实”,在徐小明看来,解决十几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是首要问题。

  “有机种植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成为主流,我们只能在某些有高消费能力的地区适当发展有机种植。当然,从事有机种植风险很高,盈利模式比较遥远,企业若没有一定的技术支持,强大的后续资金支持,就不要贸然进入这个行业。”陈日远坦言,当前发展农业的方向还是应该以追求产量为主,但是方向是需要对食品安全、生态环境安全提出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