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有机蔬菜


外婆的有机蔬菜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家住平房,门前有一片菜园。外婆没上过学,不懂之乎者也的大道理,当然也不懂什么叫科学健康饮食。

  当春风吹绿了原野,燕子飞回家门的时候,外婆就一一找出她上一年收获的各种瓜菜种子,并开始翻地,规划她的小菜园:栽多少西红柿?栽多少茄子?又种多少芹菜、香菜、黄瓜等等……还会特意为爱吃西红柿的我,多栽几颗西红柿。

  我也常常帮忙。外婆每种好一种蔬菜,我就用小桶拎来水,一颗一颗,仔细地浇。每当此时,外婆总在一旁唠唠叨叨地说:“丫头,记住了,洗衣服的水和洗碗的水,都不能用来浇菜,也不能浇果树!用这些水浇树浇菜,树和菜都活不长。”

  “为什么洗过衣服的水不能浇菜呢?”我不止一次问外婆。

  这时,外婆总是摘掉她的花镜,茫然地看着我,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但却坚持着她的观点。我猜外婆肯定不知道其中的道理,但经验告诉她,用洗衣服、洗碗水浇菜,菜就会死。其实,那时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含有洗衣粉的水不能浇菜。但我还是乖乖的照外婆说的话做了,我想外婆一定有她的道理。

  外婆是从不给她的蔬菜施化肥的,我们东北的黑土地本就很肥沃。当外婆种的黄瓜刚刚长到我的小手掌那么长时,我就开始摘下来吃了。那时的黄瓜就是黄瓜的味道,茄子就是茄子的味道。不像今天,吃啥没啥味道。今天的西红柿,再也品不出小时候的味道了!这令我常常怀念外婆种的西红柿。很多时候,我安慰自己,也许我怀念的只是童年的味道而已,而不是真正西红柿的味道,或黄瓜或其他什么的味道。事实上,今天的黄瓜茄子西红柿,也的确是变味了。

  在这个人们越来越追求科学健康饮食的时代,使用叶面肥或含有激素的化肥,等等,让蔬菜的生长期更短了,各种蔬菜也都长大了一号,看起来也更加水灵漂亮了。那些读过万卷书的牛人们,一边高呼科学健康饮食,一边却还在继续研究添加哪些激素到化肥里,可以让水果蔬菜在更短的时间,长得更大更漂亮。

  燕子南飞,秋风一日凉过一日时,外婆就指挥我们把土豆萝卜存到地窖里;茄子之类,一时吃不完的话,就晾成干菜,留到冬天慢慢享用。忙完了这些,我们再把干枯的瓜菜秧堆起来烧了当底肥。在我们点燃蔬菜殃之前,外婆会把春天覆膜时用的塑料薄膜和含有PP的杂物,统统挑拣出来,丢到一边。她说:“这些东西烧成灰留在土地里,明年种的瓜菜不好吃!”

  冬天,我们可以把院子里扫的雪堆到菜园里去,但洗衣服的水是绝对不准倒到菜园里的。外婆总是说:“洗衣服的水会融到土壤里。”以外婆的思维,它就会长进第二年种的蔬菜里。这让我想起了前些时热炒的“镉大米”。即便现在还没出现超标的“镉大米”,但重金属对土壤的污染,似乎已经一年超过一年了。

  我的外婆不懂何为有机食品,似乎也讲不明白洗衣水、洗碗水不能浇地的道理。但她知道,只有保证土壤的洁净,才会长出健康的果食。